教育资讯

当前位置:首页>教育>教育资讯
全部 36 教育资讯 33 校园安全 2

大别山区乡村教师项发权:办好小规模学校需先留住青年教师

时间:2021-10-11   来源:新京报

新京报讯(记者 田杰雄)2月份的大别山深处,安徽六安霍山县磨子潭镇金岩教学点已经放假了,这里其实只有两名学生,今年59岁的项发权则是教学点唯一的老师。谈及还有同事能一起工作的日子,他无奈地说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。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发布后,其中提到“要保留并办好必要的乡村小规模学校”。这个消息,让已经在乡村教育一线坚持了38年的项发权特别开心,但究竟该如何办好,项发权觉着,首先得有青年教师愿意“留下来”。

项发权是金岩教学点的唯一的教师、校长、保育员。受访者供图

“明年这个教学点还能在吗?”

在位于六安霍山县磨子潭镇的东流河村,金岩教学点这个学年只有名学生。两名学生年纪相差两岁,导致曾流行于上个世纪农村地区的“复式班”教学方式,被项发权重新启用:两名学生在同一个教室上课,项发权一心二用,一堂课兼顾好两个年级的知识点。

去年,项发权与教学点的所有学生一起自拍。受访者供图

这是项发权独自坚守在这个教学点的第11年,这些年里,教学点学生最多的时候不过十几人。家长们每年问项发权最多的问题都是,“明年这个教学点还在吗?不会被撤并吧?”

从地图上看,东流河村到距离相对较近的磨子潭镇中心学校超过10公里,即便驾车,山区路程用时也至少超过30分钟。面对刚刚长至学龄的孩子,这是家长们难以接受的距离。“纵然可以住宿,但六七岁的孩子还无法自理,家长不放心,也舍不得小娃娃。”

在项发权看来,这个教学点就是附近乡村家长们的指望。金岩教学点的生源来自附近的几个村落,教学年级只从学前班覆盖至三年级,孩子们再大一点,家长们才能放心送他们到稍远一些的完小读书。

“有年轻教师愿意留下来当然更好”

2016年《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》曾对乡村小规模学校的数量做过统计,报告显示乡村小学超五成为小规模学校。彼时,全国共有不足100人的乡村小规模学校超过11万所,而如项发权所在的教学点一样,不足10人的农村校点达3万余个。而随着年份更新,这些数字在不断减少。

在刚刚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中,提到乡村教育,文件明确要“保留并办好必要的乡村小规模学校”。怎样保留?如何办好?项发权最先想到的是留住年轻教师。“乡村山区,学生少,老师更少。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到山里面来。”

留住青年教师,或许是许多乡村学校共同的目标。在河南辉县拍石头乡中心学校,最近几年在操场西侧刚建好的新楼,最初就是为了改善学校教师的居住环境所建。“过去村小设施环境和县里没法比,年轻老师们不容易适应。”拍石头乡中心学校校长张锦文向新京报记者讲述,为了留住青年教师,全国各地的村小都想尽了办法。

坚守在乡村小规模学校的老一辈教师也承认,想留住年轻人,并不是件容易事。“这不光是提高待遇水平就能解决的问题。”在项发权看来,基础条件相对落后的地方最难留住年轻的教师,“年轻人看重工作环境,偏远、交通不便,很多人吃不了这个苦。”

得知一号文件持续关心乡村教育,项发权固然开心,自己这个小教学点也保留有望了,但留下来的同时如何真正办好小规模村小?项发权希望能有更多的好主意、好政策


(责编:超级管理员)